TheFish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aquaculture industry

TheFishSite最新消息

挪威罗弗敦群岛渔业概况

2014年 4月 24日 星期四

  一、罗弗敦群岛渔业概况



    罗弗敦群岛位于挪威北部的诺尔兰郡。受墨西哥湾暖流影响,罗弗敦地区气候较温和,冬季并不寒冷(平均气温-1度左右),夏季也不炎热(平均气温12度左右)。在洋流和罗弗敦海底结构的双重作用下,深海海底营养物质被卷起,为海洋生物的繁殖和生长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使得罗弗敦成为挪威和世界最好的渔场。

    每年冬春季节,大批大西洋鳕鱼(Atlantic Cod)从巴伦支海南下到罗弗敦产卵繁殖,2-4月是鳕鱼的主要捕捞期。近年来,罗弗敦群岛年产鳕鱼约6万吨,占挪威全国鳕鱼产量的10%左右。除大西洋鳕鱼外,绿青鳕(Coalfish)和黑线鳕(Haddock)也是当地主要渔产品,比目鱼和褐蟹等产量也很可观。罗弗敦和诺德兰郡还是养殖三文鱼和鳟鱼的主要产地,年产量达23万吨。

    除新鲜的鱼、虾、蟹和贝类以外,罗弗敦还出产干鳕鱼、鲜鱼块和冷冻鱼块、鳕鱼饼、鱼肝油、烟熏三文鱼等海产品。罗弗敦的海产品加工业已基本实现机械化、自动化,只有少部分流程仍需要人工完成。现代化生产方式极大提高了生产效率,降低了单位生产成本,保证了挪威海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

    二、挪威海产养殖业的特点

    挪威在海产养殖研究和生产方面已有近40年的历史。目前,挪威海产养殖业已取代捕捞业,成为挪威渔业的支柱;养殖三文鱼则成为挪威主要的出口商品,占有将近50%的国际市场份额。在长期生产实践中,挪威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从种苗繁育、成鱼养殖到饲料生产和设备制造的完整产业链。

    海产养殖业受到历届挪威政府的高度重视。挪威的执政党工党将保持挪威渔业和海产养殖业的可持续发展及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写入执政纲领,提出政府要加大对新技术、新产品研发的支持力度,设立专项基金支持,改善养殖业的所有制结构,调整养殖许可制度等,努力确保实现长期环保目标和资源的公平分配。

    挪威的海产养殖业是在严格的法律规定下发展起来的现代化产业。在过去40的年间,挪威通过了一系列关于养殖业的专门立法,如《关于海洋牧场的规定》、《关于三文鱼繁殖授权的规定》、《关于饲料的规定》、《关于渔产品质量的法规》、《关于水产设施操作的法规》等(这些立法已被并入《水产法》和《食品安全法》等综合性法规),实现了养殖业的法制化。根据这些法规,从事海产养殖需要事先申请许可证,按照许可证规定的位置、以符合环保标准的方式建造养殖设施。在生产过程中,养殖场必须严格遵守最大养殖密度和生产设施卫生、消毒等规定,以控制疫病的产生和蔓延,保护周边的自然环境。

    受益于现代化养殖技术的广泛使用,养殖场的所有生产活动,如饲料投放、生长环境监测、成鱼捕捞等,均由机器以自动化方式完成。虽然自动化生产要求较高的设备投入,但由于挪威的海产养殖是以产业化方式进行的,养殖密度很高,设备投入只在生产成本中占有极小的比重。

    以挪威三文鱼养殖为例:养殖场一般使用周长约160米的圆形网箱,容积约5万立方米。按照挪威法律,网箱的养殖密度不能大于每立方米25公斤,因此,每个网箱产量约120万公斤。按照每公斤23-24克朗的收支平衡价格计算,养殖一个网箱的三文鱼的总收益(也是全部成本约为3000万克朗左右。在总成本中,饲料占70%,鱼苗占10%,工人工资占6%,用电占4%,养护和保险等占3%,技术服务占2%。虽然每套网箱的价值高达120-130万克朗,但在总成本中所占的比重仅为5 %左右。

    挪威专家认为,挪威在海产品养殖方面的技术和经验可以为发展中国的水产养殖业提供参考和借鉴。中国的海产养殖方面既面临着巨大的机会,也面临许多问题和挑战。其中,最大挑战来自于自然环境,比如:洋流流速较快,沿海台风活动频繁等。同时,中国的海产养殖业还没有实现产业化养殖,养殖密度远低于产业化养殖要求的水平。

    他们建议:中国政府应制定水产养殖业发展的中长期规划,加大科研投入,对技术和设备研究给予必要的扶持政策,引进国外技术和成功经验,在高密度和高效益产业化生产技术方面实现突破。在此基础上,政府应引导养殖户改变观念,用高水平产业化逐步取代目前相对粗放和广种薄收的生产方式。

    来源:驻挪威经商参处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