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ish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aquaculture industry

专题文章

渔获减少威胁人类健康

2016年 7月 28日 星期四

Christopher Golden和同事们计算,海鱼数量下降将造成许多发展中国家的营养不良加剧。

翻译:温鹏

2050年100亿人将如何才能在地球上生存并且获得足够的、营养丰富的食物?这是人类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之一。全球食品系统必须为增长的人口供应足够的热量和蛋白,并且提供重要的微量养分,例如铁、锌、欧米伽3脂肪酸和维生素。

微量养分缺乏,- 微量养分这个名称是因为机体对它们的需要量非常微小,- 会增加新生儿和母亲死亡、生长迟缓、儿童死亡、认知缺陷和免疫功能下降等问题的风险。相关的疾病负担很大。五岁以下儿童55%的死亡率与营养不良有关,而营养缺乏造成了四岁和四岁以下儿童50%的残疾。

鱼是微量养分的重要来源,其生物利用率常常很高。而鱼类的种群正在缩减。大部分先前的分析都只考虑人类受到鱼类蛋白减少的影响有多大。而根据我们的计算,这只是冰山一角。结合日粮营养、鱼类捕捞量的数据,我们预计,未来几十年当中,全球10%的人口将面临鱼获减少带来的营养不良和脂肪酸缺乏,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和赤道地区(参见'问题水域')。这个新的观点强调了开发营养敏感的渔业政策的需要。

营养风险

当前,全球17%的人口存在缺锌,有些亚群体尤其受到较大威胁。全世界将近五分之一的孕妇患有缺铁性贫血,三分之一缺乏维生素A。我们估算,如果鱼获量按当前的抛物线递减的话,8.45以人(当前全球人口的11%)将很快遭遇这三种微量养分的缺乏症。

考察那些仅存在于动物性食物的养分,例如维生素B12,以及DHA(二十二碳六烯酸)欧米伽3脂肪酸(几乎完全来自肉品消费,参见补充信息),我们计算,全世界13.9亿人(占全球人口19%)易出现缺乏症,因为按重量计算鱼在他们对这些食物的摄入量当中占20%以上的比例。

来源: V. Lam, G. Reygondeau, M. Smith & W. Cheung

影响评估

为了做出这项发人深省的评估,我们结合了来自2010年的两个数据库,这是两个数据库都有数据的最近的一年。新的“全球扩大营养供应(GNEuS)”数据库结合了食品平衡表(食品总产量和进口量减去家畜饲料、收获后损失和出口),以及来自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生产和贸易数据,包括不同年龄和性别的人口摄入的食品分组。它估算了225种食品的人均可食用供应量,结合区域性食品构成表,用来推算各国的养分供应。GENuS由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和温斯洛基金会支持。

如果养分供应量不到估算平均需要量(EAR)的两倍,并且如果他们的10%以上的维生素A和锌、或超过5%的铁都来自鱼类,我们就把相关群体列为营养供应脆弱。首先,即便是在全国平均摄入量高与EAR的国家,由于摄入量的变异很大,可能有相当部分的人口仍然吃得不够好。如果我们把EAR当作阈值,全国50%以上的人口就该归为面临营养缺乏风险,这样的话我们感觉就有些高得不负责任了。其次,我们的GENuS衍生估算衡量的是食物供应,而不是食物摄入,并且总的来说被认为与真实摄入量相比存在高估。

“我们周围的大海”数据库于2016年发布,提供了1950至2010年间各个沿海国家的海洋渔业捕捞信息。在15年当中,每个沿海国家的一个研究团队校验了来自政府文档、学术研究和海事记录的数据,重建了鱼获量。这个数据库衡量了在国家水平上个人生计、小规模经营和工业化渔业对食品供应的贡献比例,比先前的估算都精确。这个数据库由“教堂长凳慈善信托”和“Paul G. Allen家族基金会”仔猪,由加拿大温哥华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人员维护。

这些全球海洋捕捞数据令人警醒。FAO的逐年估算显示,全球渔业稳定,但同时也承认,1996年以来全球捕捞量每年减少38万吨。“我们周围的海洋”今年早些的估算则绘制了一个黯淡得多的图景,渔业捕捞量1996年达到峰值,此后每年减少122万吨(大约相当于1%),- 比FAO报导的降低速度快三倍。破坏性的渔业实践、行业污染、气候变化、以及城市化带来的沿海开发以及水产养殖多半会进一步破坏海洋生态系统并降低捕捞渔业单产。这些现象都对野生渔业支持未来鱼类需求的能力提出了质疑。

完美风暴

渔业产量下降的健康影响对某些地方的打击会更严重。低纬度发展中国家的一场完美风暴正在酝酿之中。这里的人类营养大部分依赖于野生鱼类,而由于非法捕捞、监管不力、对鱼群存量不清楚、人口压力和气候改变,这里的捕捞渔业遭受的威胁也最大。

渔业健康急剧下降最初是二十世纪在高纬度地区被描述的,工业化捕捞从那里开始,例如大西洋西北。发达国家有集约化农业生产,通过进口食物(包括鱼)、维生素、补充营养和强化食品作为补偿。从1990年代以来,鱼类存量的主要下降一直发生在低纬度地区和发展中国家。这个迅速退化可能是因为渔业工业化程度加强、监管不力以及这些区域的外国渔业的加速扩张。

这些热带地区的敏感性又受到了气候变化的加剧。海洋暖化和净初级生产量的转变多半会驱使剩下的鱼和壳鱼种类从低纬度转向高纬度,潜在地降低全球捕捞量,2050年前与近几十年相比会降低6%,有些地区降幅可能会高达30%(例如热带地区)。热带地区的鱼还可能变得更小:这一阶段由于海洋暖化和与之相关的氧气含量降低会造成鱼群落的平均生物量降低20%。许多热带沿海生计和小作坊渔业所依赖的珊瑚礁、必需生态系统会受到气候变暖和海洋酸化的严重影响。许多发展中国家的鱼类赖以生存的红树保育场所继续减少。同时受影响的还包括内陆淡水捕捞渔业,这是全世界数亿人的另一个重要的营养和生计来源。

同样在这些区域,鱼在避免营养不良类疾病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几乎所有营养方面高度依赖鱼类的国家都位于发展中世界(49个当中的46个);我们确定,按重量计算这些国家人口20%以上的动物性食品来自于海鲜。此外,营养不良最严重、监管最差的国家常常是海鲜食品的净出口国,它们会向营养良好的、监管完善的国家出口海鲜食物。

贫穷的人们在面对这种即将到来的微量养分短缺时所可选的替代方案更少。肉、蛋、补充维生素和进口鱼可能价格昂贵,无法购买。各个社区常常不得不依赖于本地能够收获的或加工过程不够健康的食品。

养殖鱼

全球水产养殖的增长能否满足我们预期的贫穷赤道人口所面临的营养缺口?从今天的人口与分布规律来看,我们认为不能。过去三十年水产养殖业在全球范围内扩张了一个数量级以上。2014年养殖鱼产量首次超过了用于人类消费的鱼类捕捞量。然而,在许多食品和技术同时短缺的低收入国家(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以及太平洋岛国)的水产养殖业还仍然没有显著发展。那些地区仍然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家庭的、生计的以及小作坊式的捕捞渔业。这些小规模捕捞渔业还包括西非的独木舟作业,珊瑚礁海域的鱼叉捕鱼,以及红树海滩的壳鱼采集。

在水产养殖业正在成长的地方,它的对象大部分都是面向国内城市和国际市场当中的比较富有的消费者,而不是当地乡村地区。全球范围来看,发展中国家会出口更高价值的鱼(捕捞和养殖),并进口来自发达国家的工业化渔业更低价值的食物。例如,来自孟加拉、中国、印尼、厄瓜多尔、泰国和越南之类发展中国家或过渡国家的虾、罗非鱼和湄公河鲶鱼大部分都出口到了欧洲和北美等赋予国家,或者供给这些国家内部的超级城市里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消费了。这些面向出口的行业对沿海地区贫穷人口的生计和营养的影响尚不清楚,并且也无法从国家的水产进出口数据或国家经济增长统计数据中搞清楚这种影响。此外,商业性水产养殖可能取代沿海和内地的捕捞渔业,而小规模水产养殖生产者参与到全球价值链当中之后并不总是能够盈利。

“穷人的替代方案更少。”

养殖鱼的营养价值可能会更低。最便宜的水产养殖物种,例如鲤鱼,欧米伽3脂肪酸的含量常常不如贫穷社区当前所能搞到的野生物种丰富,例如沙丁鱼和鲭鱼。富含鱼油的野生鱼也是水产养殖业的饲料的基础。由于这些野生鱼的供应在当前的管理政策下已经几乎没有可能继续扩张了,所以植物性的饲料用得越来越多,这又进一步地改变了养殖鱼的营养构成。并且总的来说,水产养殖业所专注的鱼种要比野生捕捞的鱼种少。全球鱼类供应如果像现在这样被水产养殖业主宰的话,那么将会造成多样性降低,并且从而造成许多膳食的营养品质下降。

然而,如果明确地以改善本地福利为目的来制定计划的话,那么水产养殖业也可能为本地膳食和经济做出重要贡献。例如,在孟加拉,稻田养鱼的小农户综合系统就改善了本地的食品供应安全。小型的本地鱼富含养分,可以和鲤鱼、罗非鱼或鲶鱼等经济鱼种一起养在池塘里供家庭消费。集约化程度较低的、更加多样化的水产养殖形式可能最适于满足穷人的营养和食品供应安全需要。

然而,这个前景可能会受到缺乏适宜场所的限制。内陆和沿海的生产都在受到城市化和工业化的持续压力。对于一些受到海洋物种分布转变的影响多半会最严重的同样的一些小型岛国来说,加强水产养殖业的前景充其量只是好坏参半。很多水产养殖生产都集中在河口三角洲、冲积平原、咸水湖和其它低洼热带沿海地区。这些地区会受到海平面上升、海洋酸化和风暴强大加强的严重影响。非集约化水产养殖技术面临着许多挑战,如今对全球产量只有次要贡献。

今后的步骤

下一代的模型需要把人类健康与渔业数据,- 例如这里探讨的那些数据,- 与气候和人口模型结合起来,在对环境改变造成的人类健康负担以及自然资源管理的巨大公共健康红利进行估算的过程中,需要这种模型来发挥重要作用。这些模型还可用来找出迫切需要改进海洋保护和渔业管理战略来重建鱼类存量、保障营养供应安全的热点国家。

水产养殖业也需要革新,以便让营养不足的人们能够搞到有营养的产品。下列做法会有帮助:加强对集约化程度较低的、面向国内的、采用廉价而营养的鱼种的水产养殖业的投资;把位于食品链上较低位置的鱼种作为养殖对象以便降低对捕捞鱼粉的依赖;以及把沿海土地和水资源使用权分配给小规模水产养殖业(正如捕捞渔业当中已经实施的那样)。

当前使用的为渔业和水产养殖业政策的制定提供信息支持的分析方法需要细化。鱼类供应和日粮置换的地方经济模型需要食品价格波动数据,还需要进行实证研究才能理解全世界的人口将如何适应鱼类供应以及市场价格的变化并建立模型。在淡水捕捞渔业和水产养殖业,以及在食品营养构成以及全世界更多人口的营养状态方面,我们需要更好的数据。改进应该包括搞到养殖鱼和野生鱼的单独数据以便定性研究微量养分缺乏的威胁。

解决这些新现问题要求在渔业科学家、水产养殖技术专家、生态系统经营者、营养与公共卫生专家、发展经济学家、基金部门和政策制定者之间实现新的、跨学科的合作关系。第一步,需要新的基金流来支持新兴的地球卫生学科,专注于定性、定量研究不断加速的全球环境改变对人类健康的影响。例如,我们的工作一直受到“欢迎信托”、“美国全国社会-环境综合中心”以及“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支持。第二步是在卫生部门(例如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以及各国的卫生部)与海洋管理部门(例如FAO、联合国环境计划、区域性渔业管理组织、以及各国渔业部与环境部)之间实现合作。

缓解生物多样性以及收入方面的损失一直是渔业管理政策的核心。在我们看来,对人类健康的重视还应大大加强。这将会和应对膳食相关疾病负担增加的农业政策遥相呼应。

这些政策改变是可能的。渔业管理和海洋保护方面的改善可以改进营养供应机制。一个对全世界将近5,000个渔业经营进行的整合分析发现,对全球渔业实施圆满的管理革新之后可将捕捞量提高超过10%。没有这些变革,穷人的健康就会面临风险。

更多内容

如果您想阅读报告原文,请点这里

分享
养禽企业展台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