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ish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aquaculture industry

专题文章

养殖水产品种 - 波纹龙虾

2012年11月 21日 星期三

FAO(粮农组织)养殖水产品种信息计划提供的关于波纹龙虾养殖的信息。

名称

Panulirus homarus Linnaeus, 1758 [Palinuridae]

FAO名称:英文 - Scalloped Spiny Lobster, 法文 - Langouste festonnée, 西班牙文 - Langosta festoneada

生物学特征

注:由于下文“历史背景”部分所述原因,波纹龙虾(Panulirus homarus)和锦绣龙虾(P. ornatus)这两个物种放在一份实录当中加以对待。

身体呈圆筒状,包括密布棘刺的头胸部,两只前眼上角非常明显;腹部较平滑,有六个体节;额角不明显。大触角特别大;基段发育良好,多棘刺;鞭毛坚挺、粗壮,比身体长。

P. ornatus颜色鲜艳,因此名为‘锦绣’或‘彩色’;头胸甲大部分呈蓝-绿色,与黄-红色的棘刺形成鲜明对比,常常还点缀着复杂的各种颜色的条纹和斑点;前角、步行足和腹部具有深色和浅色的对比明显的图案,造成一种条带或大理石纹的外观。腹部棕色或灰绿色,有时带有细小的模糊的色斑,无白色横条。前侧大眼点靠近侧板基部,伴有斜向淡色条纹。侧板带有白色尖端,有时沿前、后边缘向上略微扩展。触角鞭毛具有明显环状结构。触角板具有4根棘刺,之间无散布小刺。第三颚肢无外肢。腹节平滑裸露,无横沟。波纹龙虾色彩则不那么鲜艳,头胸甲颜色为均一的深绿色至红棕色,带有纤细的白点。腹部无明暗相间的色带;足部均一的深绿色,和头胸甲一样。前眼点位于腹侧板基部。触角呈条纹状。足部颜色很均一,有时带有暗的、径向的条纹。触角板带有四个相同的、大型的、良好分离的棘刺,呈正方形排列,之间有很小的散布的小刺。第三颚肢缺失。腹节横沟前缘具齿。横沟本身要么完整要么在中间中断。

图片

概述

历史背景

在印度-西太平洋地区的各种热带刺龙虾品种当中,Panulirus ornatus和P. homarus作为新型的水产养殖品种越来越受青睐。其中原因有很多,包括市场需求与价格、天然种苗的数量(用于育成)、孵化技术的发展、适合于圈养肥育的程度以及对各种生产系统的适应程度。目前的生产完全依靠天然龙虾幼苗,这些幼苗在越南和印尼的一些地方非常丰富,并且很容易捕捉。在越南,P. ornatus每年的海洋网箱养殖量超过1 500吨,而在印尼,龙虾养殖也已经在龙目岛兴起,这里每年有大量的P. homarus种苗产生出来。该群岛附近多半还能找到更多的种苗资源。在澳大利亚,天然龙虾种苗的捕获并不划算,因此重点一直放在孵化技术方面,而现在这方面的技术已经准备好可以商业化了。龙虾的水产养殖在世界各地都是一项富有吸引力的项目,因为这个品种总的来说价值很高,需求很大,而且捕捞渔业的产量无法进一步增加。全世界都在进行研发,试图在这一领域取得进展,但截至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成功能够超越本实录所给出的进展。由于野生种苗资源限制、成功的商业性孵化场的研发进展、以及这些品种的高经济价值,热带刺龙虾将继续成为水产养殖研发方面的前沿品种。

刺龙虾养殖方面的研发已经积极开展了好几十年,但进展一直非常缓慢,因为它的幼虫阶段很长。迄今为止,龙虾水产养殖业已成气候的国家只有越南,那里的生产是以野生幼虾的肥育为基础。它的发展完全是市场驱动的,这要回溯到1970年代末和1980年代初,那时中国方面对龙虾的需求迅速增长。在此之前,越南只有小规模的龙虾捕捞渔业,沿海岸线分布,通过潜水作业的方式实现,每年产量只有几百吨,并且只供应国内市场。那时Panulirus ornatus有供应,但需求只算中等,因为这个品种的食用品质不是特别好,因此价值不如其它品种。然而,中国的消费者却对P. ornatus特别感兴趣,因为它可以做成生鱼片,摆在宴席中间成为重头菜。P. ornatus外壳色彩斑斓,视觉效果良好,而且体型够大(>1kg),够体面,而且肉质(珍珠般的色泽、带有甜味,并且质地坚实)也符合生鱼片的要求。中国方面的需求增长带来了整个南中国海以及其它地区的龙虾捕捞的增长。

在越南,通过采用更大的、装备拖网的渔船,可以在离海岸更远的海域进行作业,从而提高了刺龙虾的产量,超过700吨。连续几年当中,捕获的大部分都是大龙虾,也就是每头5kg以上的P. ornatus,1kg以上的P. homarus,以及最大1kg的P. longipes(长足龙虾)和P. stimpsoni(中国龙虾)。到了1990年代,由于捕捞压力的增加以及管理法规的缺乏,造成了捕捞量和平均体重的降低。对于P. ornatus,中国需要的是大型龙虾,而对于那些不足1kg的龙虾,价格就低了。越南渔民的适应性和创造精神非常强,他们很快开始把较小的龙虾留住,将其育肥到合适的体重再上市销售。尽管最初的方法和设备都很原始,但实践很快证明,P. ornatus特别适合于圈养。把龙虾放在小型网箱中,扎在海岸附近潜水部分的海底,用低价值垃圾鱼类来饲喂,这样饲养的成活率和增重率都很高。截至2004年,中南部海岸线已经建立了30 000多个网箱,年产养殖龙虾2 000吨以上,主要是P. ornatus。不到十年间,越南规模很小但产值很高的上市龙虾捕捞也备受挫折。随着捕捞到的龙虾尺寸越来越小,捕捞量逐渐减少,但捕捞头数却增加了,这些较小的龙虾注定要先送到龙虾养殖场育肥。到1990年代中,越南渔业生产者改进了技术,能够找到正确的位置来捕捞游泳(幼虫)阶段的龙虾;从1996年以来,越南上市的大部分龙虾在养殖场里就已经都是从不到5g的体重开始养起。

主要生产国

过去几年当中,还没有任何关于龙虾属动物的养殖生产的情况报告给FAO,然而在越南、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这种品种的水产养殖都在进行着。

Panulirus homarus的主要生产国(Clieve, 2011)

生境与生物学

P. ornatus和P. homarus都属于礁栖物种,在珊瑚礁以及近岸的岩石及其周围地区非常丰富。这两种物种通常在具有沉积性质的海岸地区都较不常见,这说明它们的环境耐受范围很宽,因此适合于水产养殖。它们被发现的深度为1至50m。这两种物种的幼虫和成虫均为杂食,主要采食小型甲壳动物、软体动物、蠕虫和海藻。它们一般来讲是夜行动物,黄昏至黎明阶段最活跃。两种物种均具有高度社会性,都喜欢群聚在岩石的空腔、洞穴或裂缝结构里面。这种社会性也是适于水产养殖的一大优势。

P. ornatus于幼虫(见下文定义)后的第二年成熟,届时体重超过1 kg,而P. homarus在幼虫后12个月成熟,届时体重达到300至500g。这两种物种交配时都是由雄性个体通过第五步行足(胸足)基部的生殖孔排出白色的精包,排到雌性的胸片上。这个精包可保持几天时间,当雌性准备就绪的时候,它就用后部的胸足把精包撕开,把不活动的精子吸到通过紧紧蜷缩腹部而形成的一个临时的配种室当中。同时卵从位于第三胸足基部的生殖孔排出,借助拍打腹足形成的水流,也吸到那个配种室当中。混合过程中进行授精,之后受精卵就粘附在腹足上长长的携卵刚毛上。每只雌虾每次可以产卵几十万枚,大型个体排卵数会远远超过一百万,而且整个夏季的排卵次数可能多于一次。已知P. ornatus会进行排卵迁移,找到大陆架边缘的地带去释放幼虫。卵的孵化需要3至4周。

幼虫在夜间孵出,第一阶段的叶状幼虫(头胸甲长度小于2mm)被释放出来。这种浮游的叶状幼虫能够在水平方向上移动到最佳深度,但在其它方向上则完全随着海流的运动而飘移。P. ornatus和P. homarus的叶状幼虫都需要经历11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并且期间要相继褪20次皮(虫期),直到最后头胸甲长度大于25mm为止。最后一期的叶状幼虫经过变态成为游泳幼虫(puerulus),这种幼虫能够自由游泳,全身透明,外观开始看起来像龙虾,并且开始在附近的珊瑚礁上或周围寻找合适的生境。游泳幼虫阶段不采食,靠积蓄能量储备为生。一旦生境找到,现在它的身体已经着色,这种游泳幼虫就会在海底定居下来,褪皮进入第一个幼年阶段,并形成底栖的习惯。

生产

生产周期

Panulirus homarus的生产周期

生产系统

种苗供应

目前龙虾养殖依赖于野生游泳幼虫的天然供应,这在越南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专门的渔业项目,涉及各种装备和方法,用来在游泳幼虫从海洋生活阶段向海岸迁移的过程中吸引、捕获它们。每年10月至3月期间捕获的游泳幼虫为两百到三百万只,其中70%是P. ornatu,25%是P. homarus。除此之外,刺龙虾游泳幼虫的捕捞业就仅限于印度尼西亚龙目岛的东南地区了,那里游泳幼虫每年的捕获量为500 000只左右。其中90%为P. homarus,剩下的主要是P. ornatus。

孵化生产

龙虾(叶状)幼虫的孵化生产技术难度很大,因为幼虫发育阶段很长,涉及大量的褪皮过程,而且幼虫本身很纤弱。日本对龙虾孵化技术的研究与开发历史最悠久,长达100年以上,但最近最显著的进展都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取得的。一些实验孵化场生产了少量的游泳幼虫,若干单位(有政府有私营)正在将这方面的技术商业化。预计未来十年当中刺龙虾苗的商业性生产将会兴起,这将明显推进龙虾养殖业的扩张。

保育

捕获的游泳幼虫非常纤弱,死亡率可能会很高(>50%)。在越南,由经销商从渔民手里购买游泳幼虫,再把它运到保育虾场。成批的游泳幼虫放在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盒子里用摩托车运输,可以运输几百公里。保育阶段典型情况下是将游泳幼虫养在50-100/m2的水下网箱当中,网箱由金属框架和网构成。每个网箱放在2-5m深的海底,有一根饲喂管从水面伸到网箱里,用来饲喂龙虾宝贝。饲料可采用精细切碎的垃圾鱼类、甲壳动物或软体动物。保育阶段持续3-6个月,其间龙虾会长到10-30g。然后将它们收获,转移至育成网箱。保育阶段龙虾的死亡率可能会高达40%,但在最佳条件下通常都低于10%。

相比之下,龙目岛(印尼)的龙虾保育典型情况下是在漂浮的保育网箱中进行的,这种网箱同时还用来连接捕捉游泳幼虫的生境捕获器。这种方法据认为比越南的方法相比游泳幼虫的死亡率更低。漂浮网箱为3m×3m×2m,由很细的网构成,网悬挂在漂浮的竹质框架上。这些网箱里面放置水草(Gracillaria sp.,龙须菜),为小龙虾提供庇护。用切碎的鱼肉来饲喂,饲养1-3个月,直到增重5-10g。

育成技术

热带刺龙虾的育成在海水的网箱里进行。

在越南,这方面最初都是靠近海岸的浅水(<3m)进行,采用简单的网箱框架直接钉在水底。随着这个行业的发展,材料、设计和方法都有改进,现在大部分网箱都布置在深水,采用浮动的框架,框架锚系在水底。育成网箱典型情况下截面为正方形,边长3至4米,深3至5米。每家龙虾场规模从10个到80个网箱不等,各个网箱互相链接在一起,构成一个浮动的网箱框架系统,不同网箱之间有狭窄的走道便于操作。每家龙虾场都有一个房屋,房屋中总是住有人员,确保虾的安全,并进行例行的饲养、清洁、收获和重畜等工作。大部分龙虾场都有一些网箱同时畜养其它品种,包括石斑鱼。典型情况下龙虾场为家庭所有,家庭中的不同成员会轮流在渔场值班。

在印尼龙目岛,育成在漂浮的海水网箱中进行,这种网箱由石斑鱼网箱改造而成。它们典型情况下比越南用的网箱略小,边长2至3m,深2m。在这里,一个典型的龙虾场有5至10个网箱,用于P. homarus的育成,而越南典型的龙虾场有40至60个网箱用于P. ornatus的生产。

典型情况下龙虾育成阶段的期初体重为10-50g/只。这些较小的龙虾需要用网眼较小的网箱饲养,确保不会跑掉。饲养密度可以达到30只/m2。龙虾生长过程中,需要定期进行收获,并按体重手工进行分级,以便每个网箱当中龙虾的体重差异不会过大。体型越大的龙虾饲养密度越小,典型情况下200g的龙虾为5只/m2,500g时为2只/m2

网箱可能滋生海藻和各种水面污染生物。龙虾一定程度上能够消费这些材料,但网箱需要进行定期清洗。未吃尽的食物和褪掉的皮会在网箱底堆积。养殖者可以通过自由潜水或携带压缩氧气潜水,到底下手工清洗垃圾和生物污染。不时地,需要把全部龙虾转移到干净的网箱中,并把脏网箱运到岸上进行干燥、清洗。

P. ornatus通常育成到1kg,这时可以获得出口到中国的最佳价格。典型情况下这需要18-20个月。印尼养的主要是P. homarus,这个品种的预期上市体重为100-300g,育成阶段需要9个月左右。

饲料供应

传统上养殖龙虾的饲料用的是鱼、甲壳动物和软体动物的混合物,这些材料来自附近的鱼市场。这些所谓的‘垃圾鱼’如果新鲜并且操作得当,那么营养价值是非常高的。在越南,有广泛的各种垃圾鱼可供选择,而龙虾养殖者需要根据自己的预算、自己的偏好以及自己认为能够带来最佳生长速度的方式来进行混合。不幸的是,这些垃圾鱼类常因操作不当或时间太长而质量变差。因此,饲料转化比常常也很差,并且对网箱附近的水域造成污染。加工生产的饲料颗粒也有提供,但非常少。在印尼龙目岛,等价的垃圾鱼供应情况要差得多,垃圾鱼的营养价值也更差。将来随着颗粒料供应更有保障,养殖者多半会大批转向颗粒料。

收获技术

龙虾收获很容易,只需把海水网箱拖到水面,手工收获即可。适合上市的龙虾被放入聚丙烯泡沫盒子里,运往岸上的加工/出口设施。典型情况下,龙虾生产者这时候就会把龙虾卖给批发商,再由批发商负责进一步加工或上市。

操作与加工

养殖刺龙虾的批发商和出口商都采用了维生系统,包括装有清洁海水的水箱,通常通过循环技术来维持水质。从龙虾场购买的龙虾通常仅短暂保存1、2天,以便最大限度地保障龙虾质量,期间一般不饲喂。可以将它们降温到10-15℃,以便降低代谢水平,提高运输存活率。个体龙虾通常用报纸包裹,置于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盒子当中,然后经空运送往目标市场。

生产成本

热带刺龙虾养殖目前(2010)是一项有利可图的生意,建设及运营成本中等至较高,回报高。在越南,成本利润比在1.4左右,每年每家龙虾场净收入约为15 000美元。由于疾病的缘故,该行业具有中度的风险,但如果产量没有受到疾病或其它问题(例如风暴)影响的话,那么龙虾养殖者的生活水平与其它渔业生产者相比是相对较高的。最主要的运营成本是饲料,占60%左右。龙虾种苗也占了成本的较大比例(22%)。比如,在越南,单单一只P. ornatus游泳幼虫的成本就高达5-10美元,而大一些的幼苗(最大10g)则超过15美元。在印尼,P. homarus的游泳幼虫售价为0.50-1.00美元/只。生产者搞到的垃圾鱼类成本一般为1美元/kg。1kg体重时收获的P. ornatus在越南的售价大约为45-60美元/kg。在印尼,100-300g体重收获的P. homarus售价为30-40美元/kg。

疾病与控制措施

疾病一直是越南龙虾养殖者面临的重要问题,这个问题在2008/2009年尤其突出,造成减产超过50%,主要是乳白病。尽管病因未经证实,但龙虾场周围的局部环境污染看来是重要诱因。很大程度上,这种污染是和高养殖密度和饲喂垃圾鱼的养殖方式有关的。采用颗粒饲料可能会缓解这种问题。2009年以来,由于乳白病的发病率降低,越南的生产水平提高。原因是采取了预防和治疗措施(例如抗生素的使用),以及养殖密度降低,因为先前因疾病暴发而失败的养殖场未再重新投产。不幸的是,这种疾病多半将继续成为主要的限制因素。

乳白病在印尼的养殖P. homarus群体中也有发现,但并未造成很高的死亡率。所幸印尼的行业可以借鉴越南的经验来缓解这种疾病。

某些情况下,疾病治疗当中用到了抗生素和其它药物,但本表中包含这样的信息并不代表FAO推荐这样的疗法。
疾病 病原 类型 症状 措施
乳白病;乳白血淋巴病(MHD) 类立克次体细菌 细菌 尾部肌肉呈乳样;嗜睡;饲喂反应差;增重速度慢;死亡率高 10% 土霉素(3-7g/kg饲料)连续5-7天;喹诺酮有效但不推荐使用;缩短育苗期;饲料中预防性添加抗生素;饲料添加维生素、免疫促进剂和益生素
红体病 弧菌属病原;常见报导的是溶藻弧菌(V. alginolyticus) 细菌 身体明显变红;嗜睡;饲喂反应差;增重缓慢;有一些死亡率 10% 土霉素(3-7g/kg饲料)连续5-7天;维持良好的卫生
黑鳃病 未知,与镰菌属病原一致 真菌 鳃变黑;嗜睡;嗜睡;饲喂反应差;增重缓慢;有一些死亡率 福尔马林;清洁网箱;转移到清洁场所
烂尾病 非特异性 各种原因 尾节和尾肢边缘上有疱疹和损伤;增重减慢;死亡率低 福尔马林;降低饲养密度;维持良好的网箱卫生
松头病 无病原 环境性 头松动 维持网箱盐度 >28 ‰
软壳病 无病原 营养性 壳薄 改善营养

病理专业技术提供者

在越南,生产者可以联系芽庄大学水产学院(越南庆和省芽庄阮廷沼2号),或芽庄第三地区水产养殖研究所,寻求疾病问题方面的建议。

统计

产量统计

全球刺龙虾养殖水产产量
(FAO渔业统计)

上图提到的是刺龙虾。相关国家当局还没有向FAO报告过P. homarus和P. ornatus的养殖产量。估计当前(2010)越南的产量约为1 500吨,主要是P. ornatus。当前(2010)印尼的产量大约200吨,为P. homarus。

市场与贸易

越来越高的需求令热带刺龙虾养殖受益,并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全世界都存在需求缺口;但是,最强的需求和最高的价格来自中国。中国尤其寻求P.ornatus作为宴席的重头菜。这个品种很特别,能够满足他们对龙虾生鱼片的偏好,整只装盘,摆在宴席餐桌的中央。越南大部分的P. ornatus产量都是经香港以鲜活形式卖到中国。

中国和台湾市场对P. homarus偏好的尺寸是100-300g。这个品种也可用作生鱼片,但烹熟食用更常见。

状态与趋势

龙虾养殖是一个新兴行业,到目前为止,仅仅在越南和印尼才有成气候的发展。尽管将孵化技术引入刺龙虾生产的呼声已经有一段时间,但目前还不存在来自孵化场的供应。因此,这个行业是以天然龙虾种苗的捕捞为基础的。

在越南,种苗资源看来已经获得全面开发,每年能够提供200-300万只龙虾种苗。越南进一步提高产量的唯一途径是靠提高存活率和生产率,而这些都需要依赖持续的研发(参见主要问题部分)。这种以天然种苗捕捞为基础的行业会让人产生很强的顾虑;直到孵化供应技术成熟之前,这些顾虑始终都将存在。然而,在该行业存在的15年历史当中,种苗的捕捞量一直都保持得相当稳定。

印尼的刺龙虾养殖业规模要小得多,迄今为止仅限于龙目岛,这里也是利用天然种苗资源。正在通过研究寻找该群岛范围内其它种苗资源。考虑到印尼领海面积的广阔,以及找到其它种苗资源的可能性,印尼龙虾养殖业进一步扩张的前景看来比较乐观。此外,印尼拥有许多适于海水网箱养殖的出色的场所。

因为越南和印尼的成功,东南亚地区已经表达了建立刺龙虾养殖场的强烈兴趣。游泳幼虫和龙虾幼苗方面存在一些区域性贸易,用来支持育成生产,人们还进行了一些努力,希望在其它国家寻找天然种苗资源,例如菲律宾、马来西亚和印度。

主要问题

行业扩张的主要限制因素是种苗的供应。依赖于野生种苗是有风险的,并且尽管越南对天然种苗资源利用得很好,建立起龙虾养殖业,但这个行业要想持续发展,就必须解决孵化场供应的问题。幸运的是,热带刺龙虾孵化技术方面的研究努力(澳大利亚)正在接近商业化阶段,因此很可能到2015-2020年,刺龙虾养殖将不再受到种苗供应的限制。

疾病是另一项主要的限制因素,而越南的刺龙虾养殖业已经体验了疾病暴发的严重性。而这个问题的积极影响是,人们对刺龙虾疾病的了解加深,而且预防和治疗措施也得到改进。所幸越南的经验能够为其它国家借鉴,用来发展本国的龙虾养殖业。

很大程度上,疾病问题可能与垃圾鱼的饲喂有关,这涉及有机物质的大量饲喂,从而造成污染。垃圾鱼对龙虾的饲料转化比为25至50:1。这样,进入环境的25-50kg食物才能生产出1kg龙虾。这方面,用加工日粮来替代垃圾鱼将会起到积极的效果,而且可能还会提高利润率。

龙虾场调查显示,主要限制因素是信贷。在越南,大部分养殖者每批生产都要从农业银行贷款,而许多人在办理抵押贷款方面存在苦难。在印尼,由于这是个新生行业,因此信贷更难获得,大部分是以极高的利率通过家庭或邻居获得的。

负责任的水产养殖实践

越南的刺龙虾养殖在沿海社区的生计改善方面起到了明显积极的作用,所有的经济发展几乎都发生在家庭业务当中。环境方面,由于该行业缺乏管理,造成网箱渔场发展无度,尤其是在近海、岛湾和泻湖等受到保护可以免受恶劣天气影响的地方。由于高密度的龙虾养殖,以及垃圾鱼的饲喂,局部污染已经形成。2009年这种形势达到极端,当时龙虾疾病造成了50%的减产。从那以后,省级政府制定了规划和发展限制,有效限制了给定面积内的网箱数,并且使产量恢复到2009年前的水平,这说明这个行业现在具有更好的可持续性。采用加工饲料并改进饲喂实践之后,环境影响将进一步降低。

对天然龙虾种苗的无限制捕捞令人担忧,因为这有可能影响繁殖群规模,造成游泳幼虫捕捞业的崩溃。尽管越南未表现出这方面的任何迹象,但鉴于海洋幼虫的广泛分布,与该资源相关的任何管理都需要用地区性的视角加以考虑。在越南,成年龙虾种群水平已降至极低(由于过度捕捞),然而每年的游泳幼虫捕捞量仍然很大。显然这些游泳幼虫的来源来自于该区域的其它地方。孵化场供应的出现预计将缓解野生种源面临的压力,从长远来看,这将是龙虾养殖业扩张的最可持续的基础。

在印尼,越南的龙虾养殖模式正在获得应用,重点放在印尼东部沿海社区的扶贫方面。2010年,实质性的发展仅限于龙目岛,在这里发现了合适的天然种苗资源。其它地方多半也会发现野生游泳幼虫的资源,这将有助于龙虾养殖业的扩张。印尼政府正在积极建立一个可持续的行业,预计将对游泳幼虫的捕捞和龙虾养殖部门进行规划和监管。

参考文献

Hart, G. 2009. Assessing the South-East Asian tropical lobster supply and major market demands. ACIAR Final Report (FR-2009-06).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Canberra. 55 pp.

Jones, C.M. 2009. Advances in the culture of lobsters. In: G. Burnell & G.L. Allan (eds), New technologies in aquaculture: improving production efficiency, quality and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pp. 822-844. Woodhead Publishing Ltd and CRC Press, Cambridge.

Jones, C.M. 2010. Tropical rock lobster aquaculture development in Vietnam, Indonesia and Australia. Journal of the Marine Biological Association of India, 52:304-315.

Jones, C.M., Long, N.V., Hoc, D.T. & Priyambodo, B. 2010. Exploitation of puerulus settlement for the development of tropical rock lobster aquaculture in the Indo-West Pacific. Journal of the Marine Biological Association of India, 52:292-303.

Petersen, E.H. & Phuong, T.H. 2010. Tropical spiny lobster (Panulirus ornatus) farming in Vietnam – bioeconomics and perceived constraints to development. Aquaculture Research, 41:634-642.

Petersen, E.H. & Phuong, T.H. 2011. Bioeconomic analysis of improved diets for lobster, Panulirus ornatus, culture in Vietnam. Journal of the World Aquaculture Society, 42:1-11.

Priyambodo, B, & Jaya, S. 2009. Lobster aquaculture in Eastern Indonesia. Part 1. Methods evolve for fledgling industry. Global Aquaculture Advocate, July/August:36-40.

Priyambodo, B. & Jaya, S. 2010. Lobster aquaculture in Eastern Indonesia. Part 2. Ongoing research examines nutrition, seed sourcing. In: Global Aquaculture Advocate, January/February:30-32.

Thuy, N.T.B. & Ngoc, N.B, 2004. Current status and exploitation of wild spiny lobsters in Vietnamese waters. In: K.C. Williams (ed), Spiny lobster ecology and exploit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Region. Proceedings of a workshop held at the Institute of Oceanography, Nha Trang, Vietnam, July 2004. ACIAR Proceedings No. 120.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Canberra, pp. 13-16.

Tuan, L.A. & Mao, N.D. 2004. Present status of lobster cage culture in Vietnam. In: K.C. Williams (ed), Spiny lobster ecology and exploitat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Region. Proceedings of a workshop held at the Institute of Oceanography, Nha Trang, Vietnam, July 2004. ACIAR Proceedings No. 120.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Canberra, pp. 21-25.

Williams, K.C. (ed). 2009. Spiny lobster aquaculture in the Asia-Pacific region. Proceedings of an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held at Nha Trang, Vietnam, 9-10 December, 2008. ACIAR Conference Proceedings No. 132. Australian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gricultural Research, Canberra. 162 pp.

2012年11月

分享
养禽企业展台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