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FishSite.com - news, features, articles and disease information for the aquaculture industry

专题文章

养殖水产品种 - 卤虫

2012年10月 23日 星期二

FAO(粮农组织)养殖水产品种信息计划提供的关于卤虫的信息。

名称

Artemia spp Leach, 1819 [Artemiidae]

FAO名称:英语 - Brine shrimps nei,法语 - Crevettes de salines nca,西班牙语 - Artemias nep,中文:卤虫,丰年虾,丰年虫,血虫

生物学特征

卤虫是一种原始的节肢动物,身体分段,上面连着一种称为胸足的叶状附件,使得外观看起来大得多。成虫雄性长约8-10 mm,雌虫10-12mm,但两性的宽度加腿只有大约4mm。身体分头、胸、腹三部。头部包括口前叶和五个节段,上面顺序生长着中间眼和复眼和上唇、第一触角、第二触角、下颌、第一上颌或小腭、第二上颌或小腭。胸部七段,每段带有一对胸足,而腹部有八段。前部两个腹段常被称为生殖段,其中第一个生殖段上长有生殖肢,在雌性为卵囊,在雄性为一对交接器。2-7腹节无附肢。末腹段有尾器,亦称尾节。整个身体覆盖着一层薄薄的、柔韧的几丁质外骨骼,里面连接着肌肉。外骨骼定期褪换,雌性每次排卵之前都要脱壳,而雄性当中未发现脱壳与繁殖之间有任何相关。

卤虫属包括一系列有性生殖的种类(‘双性物种’),还有很多单性生殖的种群。该属不同种类之间几无宏观可见的形态差异。因此,双性卤虫品种的鉴定由杂交试验、形态学和形态测量学分化、细胞遗传学和异型酶研究来综合确定;目前,核DNA和线粒体DNA分析越来越受到重视,包括定序分析。除杂交以外,所有这些技术也帮助人们发现了单性生殖类型的种类,被称为A. parthenogenetica Barigozzi (1974)。该属内种群和/或品种之间的系统发生学关系仍存在争论,一般认为必须采用多性状的方法才能进行品种鉴定。A. salina这一名称在世界范围内造成了很大的困惑,因为作者们常常(而且继续在)把所有卤虫都称为A. salina,而事实上这个品种名称应该仅限于指称双性品种当中的一种,是在地中海地区发现的特定品种。

现在已经发现了7种双性物种,主要通过实验室试验中通过生殖隔离的标准鉴别出来,以及许多单性生殖的物种。欧洲、非洲和亚洲(澳洲也有发现)本地的都是单性生殖群体(有各种不同倍性)。这些大陆上也发现了A. salina, Leach 1819(地中海地区)、A. urmiana (Günther, 1890)(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乌尔米亚湖和乌克兰克里米亚的一个地方)、A. sinica (Cai, 1989)(中国和蒙古内陆)、卤虫某些种 (Pilla & Beardmore, 1994)(哈萨克斯坦某未知湖),以及A. tibetiana (Abatzopoulos等人,1998)(西藏)。美国本地生长的是A. persimilis (Piccinelli & Prosdocini, 1968) (南美南部)和A. franciscana(Kellogg,1906)(北美、中美和南美),其中A. franciscana是个特别的情况,该种群据描述生活在一种生态方面非常独特的生境里(美国加州的莫诺湖)。

图片

概述

历史背景

卤虫成为商品的历史始于1930年代,那时一些科研人员用它来替代天然浮游生物,作为鱼苗的日粮,从而实现了重要经济鱼种养殖领域的第一项突破。在1950年,卤虫卵囊主要还是面向水族箱市场和宠物进行贸易,价格只有10美元/kg。那时只有两种商业性来源:旧金山湾的盐场(美国加州)和大盐湖(美国犹他州)。从1960年代鱼虾养殖兴起以后,卤虫卵囊的新的市场机遇出现了。然而,到1970年代中期,由于需求增加、大盐湖产量下降、某些发展中国家的高进口关税,加上有些公司人为制造的短缺,造成卤虫卵囊价格急剧上涨(高达50-100美元/kg)。卤虫卵囊短缺对蓬勃扩张的水产养殖业造成巨大冲击,激发人们研究卤虫替代品的合理利用,并探索新的卵囊来源。卵囊短缺同时也激励人们研究卤虫的替代物,试图放弃在育苗营养中使用活食的方式;这个过程至今仍在继续,进展缓慢但正在取得稳步的成功。

天然卤虫资源的收获

1980年代当中,由于技术改进以及水温和气象条件适宜,使得大盐湖方面的产量翻了十倍(处理产品产量超过200吨),而且受益于对卵囊生物学的理解加深,孵化品质亦有提高。整个大盐湖开发历史当中,- 不论它有多大,- 它仍然是一个天然生态系统,它的产量受气候以及其它因素的影响;卵囊收获量的波动就说明了这一点。关于孵化特征和必需营养方面的深入了解推动了1980年代以后兴起的对不同品质的卵囊进行分离的技术。这样卵囊的价格就和质量挂钩,1990年时,卵囊价格在25美元/kg至80美元/kg之间。同时,由于虾和海鱼养殖业的发展,卵囊消费量呈指数形式增长。1997年,孵化场差不多有6 000家,每年需要超过1 500吨卵囊。同期大约80至85的卤虫总销量流向了虾孵化场,其余流向欧洲和东亚的海洋鱼苗生产以及宠物鱼市场;从那以后,情况就几乎没什么改变。尽管上世纪末大盐湖的产量剧低,但后来回复了正常水平,每年终产品收获量在2 000-3 000吨的水平上,占世界卵囊市场90%。尽管如此,对替代来源的需要以及水产养殖方面的需求增加,使得内陆其它许多小型或中型盐湖也开始偶尔地或定期地开发卤虫资源,尤其是西伯利亚、哈萨克斯坦和中国,以及中国渤海湾的海岸地区,同时卤虫的利用也更加趋于合理化。

卤虫的养殖

除天然资源的开发之外,在日光盐场(尤其是在东亚和拉美)进行的集约化卵囊生产从优质产品和卵囊生产本地化方面来看也占有重要的市场份额,支持了南半球许多国家的水产养殖业可持续发展。在天然情况下没有卤虫存在的地方,这一生产常常按季度进行(例如东南亚的梅雨季节)。这要求专门对卤虫进行移植,不仅为了生产卤虫卵和生物质,而且因为卤虫的存在对盐的生产过程有益。如果海藻爆发逆流造成结晶池里粘稠度过高,就可能完全抑制盐晶体的形成和沉淀。必须有足够数量的卤虫存在,这不仅有助于控制这些海藻的爆发,而且还有助于在结晶池里培养嗜盐细菌,这些细菌会在卤虫分解产物当中繁衍。这些细菌含量高有助于热量的吸收,从而加速蒸发过程,从而对结晶有利。取决于气候情况,卤虫接种的效果也会很明显,一次或少数几次接种就可以实现卤虫种群的永久性确立,澳大利亚和中国都是这种情况。

卤虫接种及其后续管理在日光盐场当中的尝试最初是1970年代在巴西进行的,之后菲律宾、中国和泰国很快跟进。然而,这项活动特别成功的地方是越南。自从1980年湄公河三角洲首次开展卤虫卵囊生产项目以来,生产规模已经扩大,相关技术已通过当地合作社在盐场经营者当中传播。这套替代养殖系统取得了越来越多的成功,与传统仅靠产盐获得的低收入相比,给盐场生产者带来了更高的利润。1990年,在一块16ha的生产面积上收获了大约1.4吨的鲜卵囊,产品开始商业化。至2001年,Vinh Chau和Bac Lieu海岸线生产面积已经扩大到1 000公顷以上盐场池塘,生产将近50吨鲜卵囊。该地区目前已经成为面向国内、国际市场的重要的优质卵囊生产基地。

不同地理来源之间卤虫卵囊的营养价值差异很大,尤其是必需高不饱和脂肪酸的含量,不同批次间变化也很大。因此人们开发出适宜的技术(‘丰容’或‘生物胶囊’)来改进孵化生产、提高卤虫无节幼虫的营养价值。这些技术利用了卤虫的无分别滤食行为的特点,藉此来添加选定的脂肪酸、维生素、必须养分以及为鱼虾幼虫提供的治疗药物。这些技术以及其它方面的发展,例如卵囊去封装和无节幼虫冷存储技术,为全球越来越多水产品种的工业化养殖的迅速扩张做出了贡献。最后,尽管卤虫大部分以新鲜孵化无节幼虫的形式利用,但幼虫和成虫(称为生物质)在虾的保育和育成设施当中也获得了越来越广泛的应用。

主要生产国

卤虫卵囊的主要生产国(Van Stappen, 2012)

生境与生物学

卤虫(甲壳纲,无背甲目)是一种浮游动物,在全球高盐生境生长,例如内陆盐湖、海岸盐池以及人工盐场。目前记录的位置有600多个,但这种数字反映的是特定地区的整体统计,而不是准确的动物学地理分布,因为许多地区(例如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仍处于开发不足状态。在终年低温限制卤虫生长的地区没有发现卤虫,但在南北美以及亚洲的许多冬季极端严寒的地区有许多卤虫品种发现,只要夏季有足够高温能让卵囊孵化并在环境中定殖。

卤虫对渗透压的耐受度极强,可在盐度范围千分之10至340、离子构成各异的环境中生存;总的来说,卤虫生存的最低盐度取决于它的天敌的耐盐度,因此只有在盐度足够高、卤虫的所有天敌和食物竞争者都已经(几乎)清除的地方,卤虫才会大量繁衍,因为卤虫具有独特的渗透压调节能力,并且能够合成极高效的血红蛋白。卤虫通过两种模式繁殖,要么通过无节幼虫(卵胎生),要么通过卵囊,取决于生态条件。在适宜的环境条件下采用卵胎生:卵(两性品种交配后的受精卵,或单雌性品种的非受精卵)生出自由游动的幼虫(无节幼虫),由母体排出。而在不适宜的条件下则采用卵生,这些条件通常包括高盐度、氧气含量低、温度应激、食物缺乏,等等。在这种模式下,胚胎仅仅发育到原肠胚阶段,然后就在子宫中棕色的壳腺分泌的激素诱导下包裹上一层厚厚的外壳(绒毛膜),从而形成所谓的卵囊。之后胚胎发育停滞,进入间歇期,并由母体排出。所有卤虫株当中都存在卵生和卵胎生两种途径,雌性个体可在两次繁殖周期之间切换两种途径。

自然情况下,卵囊产量很大,而绒毛膜的气泡结构确保大量的卵囊会飘浮在水面,或最终被风浪送到岸上。脱水时,通常加上其它环境条件,可以让卵囊的间歇期打破,当卵囊在适宜的孵化条件下重新吸水时,休眠胚胎就能继续发育。经过收获和适当处理,卵囊可以保存几年的时间,而干燥胚胎则处于代谢停滞状态。当休眠卵囊浸泡在低盐度水中的时候,这种两凹的卵囊就会吸水,成为球形,壳内胚胎可以继续发育。几个小时之后(具体取决于环境条件和虫株),卵囊外膜破裂,胚胎脱出,外面包裹着孵化膜。此时(伞形幼虫阶段)胚胎挂在空壳下,很短的时间内,胚胎的孵化膜破裂,自由游动的第一虫期无节幼虫就孵出来了。该幼虫可直接利用,或经过特殊的丰容过程增加营养价值,再用作鱼、虾幼苗的日粮,替代天然的浮游生物日粮。在适宜的生态条件下,卤虫可生长数月时间,在短短八天之内从无节幼虫变为成虫,每四天生产出300个无节幼虫或卵囊。

国际市场上大量供应的卤虫产品有来自大盐湖的A. franciscana;来自亚洲大陆的各种单性生殖虫株和A. sinica。日光盐场季节性产出的收获(例如在越南)一般属于旧金山湾型A. franciscana,因为这种虫株已被用作原始接种材料。具体取决于气候条件,外来虫株可能因人类有意或无意的行为而引进并定殖。最近 A. franciscana逐渐扩散到新的环境当中,对原有种群形成竞争并获得优势,这在世界各地已经成为一种常见的模式。它的生长、繁殖迅速,高度耐盐、耐高温,加上便于水产养殖应用(例如卵囊体积小、间歇期终止过程简单),因此作为一种接种虫株在盐场很受欢迎。此外,来自大盐湖的A. franciscana是世界范围内孵化场采用的的主流虫株。未孵化卵囊和未消费的无节幼虫可能随着孵化场排水途径进入更广泛的环境当中。世界范围内越来越多的观察(地中海地区、印度、东非、澳大利亚、中国沿海,等等)显示,A. franciscana出现在新的海岸环境当中,从而造成这些地区生产的卵囊产品的复杂化。例如,中国渤海湾地区收获的产品就可能包括各种单性生殖株(本地海岸种群),最初属于中国内地的A. sinica(因在当地水产养殖场应用而扩散),以及外来的A. franciscana(有意引入;或因当地水产养殖场的应用而无意地造成扩散)。

市场上所有卤虫产品都来自于野生虫株(例如大盐湖),或经人类引入而适应了新环境的野生群体(例如越南的盐场)。目前还不存在完善的卤虫育种或选育计划,尽管已经有人研究卤虫的商业特征的遗传力(例如同步孵化率、小尺寸卵囊)。此外,随着卤虫在水产育种当中越来越多得被用作模型生物,例如在抗病和抗应激方面,关于卤虫基因型-表现型关系的知识也越来越丰富。

生产

生产周期

卤虫的生产周期

生产系统

因为进入世界市场的卤虫卵囊主要来自于美国犹他州的大盐湖,并且当地的收获过程和相关法规都有明确定义并且属于公开信息,所以下面详细描述了这个地方的收获过程。

与大盐湖相比,其它内陆盐湖(例如俄联邦、哈萨克斯坦和中国)的收获管理规定的定义要差得多。尽管政府可能规定了定额系统,但这些地区地处偏僻,而且产量千差万别,因此很难杜绝非法收获。一般来说这些湖泊的收获技术取决于:

  • 现场地形和交通便利程度(如果无法到达开放水面,那么卵囊收集可能需要部分地或全部地在岸边进行)。
  • 可收获的数量。
  • 收获季节持续时间。
  • 当地卤虫种群的特征。
  • 收获物流与基础设施投资的融资方式。

海岸盐场也可收获卵囊和生物质;这可能是天然物产(也就是说没有或只有少量的人工干预来增加产量),也可能来自集约化管理过程,比如越南湄公河三角洲地区的季节性日光盐场。对于后者的生产系统,下文也有描述。

另一方面,通过室内循环系统生产卤虫生物质的的方式,以前曾经获得小规模应用,主要为了满足机会市场(例如宠物市场),现在这种方式不再具有任何经济意义,因此下面就不再介绍。

大盐湖的卵囊收获

大盐湖的卤虫收获是一项年度工作,受犹他州野生动物资源厅监管。该州目前给卤虫公司发放了79个登记执照(COR)。由于该州发放的COR数量有限,因此进入卤虫收获行业的壁垒非常严格。卤虫公司每年要交大约12 000美元/年/COR的费用。除这些费用以外,卤虫公司还要按总“新鲜收获量”缴纳州开采税。这里的“新鲜收获量”包括卤虫、卤虫卵、空壳、盐蝇、盐蝇壳、海藻以及其它生物质材料。2006年,卤虫业大部分成员集中在一起组成了大盐湖卤虫合作社。该合作社对卤虫进行收获、加工、包装、营销并在世界范围内出售。

每年10月1日开始收获,持续时间不超过1月31日。收获过程受州相关部门监控,根据湖中卵囊密度计算可收获量,之后还有一个连续的种群监控程序,保证留下足够的接种卵囊(从而保持种群的可持续性)供来年生长。如果卵囊计数降至一定水平以下,收获过程必须停止一周,甚至取消当年收获。另外,只要实际收获量达到了计算收获量,当年收获也会立即终止。若干条件会影响卵囊数量的年度变化。自然条件(温度、盐度)间接(通过对初级产量的影响)或直接决定了卤虫种群的规模和繁殖力。盐度对收获非常关键:盐度低(例如<10%)的情况下,卵囊漂浮情况差,难于收获。风暴也会造成收获困难;刮风的天气会使卵囊进入水中成为悬浮状态,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重新浮回水面。

收获阶段的竞争非常激烈。侦察飞机、GPS、夜视技术都被用来寻找大量卵囊聚集的区域。公司将卵囊聚集点声明为本公司财产的过程有明确的定义。收获船队当中包括高速赛艇(用来宣示卵囊点)、用来装载新鲜卵囊材料的拖船,还有围油船,载有围油栏,用来把卵囊围起来。围起来之后,漂浮的卵囊被泵入一个多孔的超级口袋,将多余水分排掉,然后带回岸上。

日光盐场的卵囊和生物质收获

在海岸盐场,海水通过蒸发被浓缩,最后结晶,在这里可以控制条件进行卤虫生产。卤虫可在永久性日光盐场和季节性盐场培养。在两种系统当中,卤虫都只能在中等盐度的池塘培养,因为卤虫对天敌没有任何抵抗机制(一般高于8-10%;超过20-25%的情况下卤虫产量会趋于下降)。

季节性盐场

季节性盐场是热带-亚热带的那些只有在干季才运营的小型盐场。典型情况下,池塘面积只有几百平米,深度0.1至0.6 米,一般只在蒸发/降雨平衡为正平衡的几个月才运营。通常,盐的生产在雨季会停止,再此期间蒸发池塘常被转为养鱼或养虾。在季节性卤虫培养系统中,大部分生产都在静态系统中进行,这种系统中可对池塘进行独立管理。这些系统包括一个储备塘、一个施肥塘和卤虫塘,三者比例分别为20%、25%和50-60%;具体比例因地区、潮汐结构和储备塘以及施肥塘的水位而异。

永久性盐场

永久性盐场典型情况下包括若干个互相连接的蒸发塘和结晶塘组成,每个池塘的面积可能为几公顷至几百公顷,水深0.5至1.5米。海水依次流过蒸发塘,因蒸发作用盐度逐渐降低。由于这种盐场规模大,并且属于准持续经营,因此与小型季节性盐场相比机械化程度高。

场址选择

场址选择和池塘设计应符合一系列的标准。理想的塘土应为粘土,渗漏较少。和鱼塘一样,卤虫生产塘设计带有进水沟和出水沟,可注入或排出高盐水或淡水。高温可能对卤虫造成应激,因此在高温地区,养卤虫的盐塘可能需要加深至40-50cm。加深方法是在外围挖一个沟,用挖出的土来价高塘壁。应安置筛网防止掠食动物进入养殖池塘,而消波器则可以防止泡沫产生,收获时还能做为卵囊屏障。适合于卤虫生产的池塘面积为0.05至0.5公顷。

池塘准备与管理

雨季结束后开始准备池塘,将所有池塘排干,使塘底和沟底结痂,之后晒塘大约一周。酸性土壤需要施加石灰。要想优化生产过程,必须通过调节供水和池塘改造维持最佳的盐度(千分之80至100)和温度(<33°C)。适宜的食物供应可保障种群的快速繁殖,是另一个关键的管理方面。管理与饲喂过程的目标是培养适宜的浮游植物,而避免大型底栖海藻席的增殖。生产季节开始的时候,将所有池塘蓄满海水,入口处需要加筛滤除掠食动物。可以通过加水(利用潮涌、水泵或人工水勺)来调节水位和盐度。在典型的卤虫塘中,每隔两天需要泵入‘绿水’(富含浮游植物的水),将水位提高2-5cm,以便补偿蒸散和渗漏损失;这同时也能够为卤虫提供食物。根据浊度、培养塘和肥料塘的盐度对水位进行调节,但通常要维持较高的水位,以避免温度过高。天然食物不足(或无法生产足够绿水)的情况下,可施用无机肥料(例如尿素和磷酸盐)、微粉化农业副产品和/或粪肥,作为食物定期补充(例如每周一次)。要定期对塘底和沟底进行搅动(耙塘底),以便抑制藻席的生长;这同时也有助于让塘底的有机颗粒重新悬浮,作为卤虫的食物。如果不耙塘底,那么丝状的藻席就会滋生起来,会缠住卵囊,从而影响卤虫的种群(因为卤虫无法采食丝状海藻,也无法消化其厚厚的细胞壁,从而造成饥饿)。

日光盐场的收获

雌虫产出的卵囊浮在水面上,通常采用塑料或竹子制成的消波器来防止卵囊冲到岸上。这些消波器安置在池塘下风面的角落处,帮助收集卵囊。采用适宜网孔(例如150µm)收集角落处漂浮的卵囊,通常每天早晨进行,具体取决于生产规模。卤虫成虫的收集可采用1mm网眼的抄网,培养三周之后可以进行,尤其是在早晨或下午,这时候大部分个体都在靠近水面的地方。收获频率视需求而定,可以每天进行,也可以每周进行两次,生物质收获量可达到25至50kg湿重/公顷/天,在四至五个月的养殖期当中生产水平可达到0.7至1吨/月。生物质的适当收获时间和收获量的指南已经开发出来,可确保优化整个生产季节的生物质产量,并与卵囊生产的要求兼容。

操作与加工

根据当地的情况、收获的质量/数量特征以及收获公司的业务结构,可能现场进行部分加工,和/或将产品发往国内或海外的其它地方进行最终加工。为了得到孵化参数和架上寿命合格的、清洁的、可销售的产品,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加工步骤。这些加工步骤首先要对新鲜材料进行纯化(也就是尽可能除去完整卵囊之外的其它材料),然后脱水,将水分含量降至5-10%,以便能够长期保存。加工过程一般包括机械筛选、盐洗/脱水和干燥,加上经历一个或多个特定温度、水分条件下的存储期以便打破休眠。加工生产线的组织、物流和规模可能会各不相同,需要根据种产品质量要求、加工量、特定虫株/批次的特性、当地条件(例如场址、储存设施、当地设备可利用情况)以及经济条件等因素进行权衡。整个加工过程中,必须执行严格的品质控制,以便对技术进行调整或修正,实现终产品良好、一致的品质。

生产成本

因为卤虫生产具有高度专利特性,因此没有公开的成本数据。

疾病与控制措施

在实验室培养的卤虫中有观察到感染亮发菌以及所谓黑点病的情况。后面那种疾病也常在大盐湖的卤虫成虫中观察到,通常原因是非生物条件高度异常,造成浮游植物丰度和品种构成异常,进而造成卤虫缺乏日粮。实验室条件下还观察到若干弧菌品种造成A. franciscana发病的现象。有人研究过地中海天然卤虫种群中的绦虫病,这种情况下卤虫作为中间宿主,由海鸟食入。然而,因为卤虫生产本质上是天然资源的收获(尽管有时也涉及人为管理的条件,例如日光盐场),所以总体来说疾病方面的信息最多也只是支离破碎的,关于疾病对群体生产力的影响以及可能的控制措施的说法很大程度上都是推测。

统计

产量统计

FAO养殖水产统计当中有记录澳大利亚、巴哈马、马达加斯加和秘鲁存在卤虫养殖生产,但目前无定量数据(截至2009年)。

下列信息讲的是非FAO来源的野生卤虫捕捞统计。只有大盐湖的捕捞鱼业和越南湄公河三角洲的养殖生产产量统计数据比较可靠,因为这些地方的管理当局或科研机构对卤虫生产进行着全面监控。其它地区缺乏这种公共监控实体,产量数据要么不完整和/或不可靠,要么无法公开取得。

大盐湖的产量统计

如果您想继续阅读本文,请点这里

来源:犹他州野生生物资源厅:大盐湖生态系统计划

上图显示了收获公司报上来的新鲜生物质收获总重(吨)。新鲜生物质包括卵囊、空壳、卤虫生物质、海藻和其它材料。从新鲜生物质中所能生产的干加工卵囊的量每年都有变动,但典型情况下是30-35%。

越南湄公河三角洲的Vinh Chau和Bac Lieu区卤虫卵的生产面积、总产量和单产(新鲜产品)

来源:越南Can Tho大学水产养殖与渔业学院

市场与贸易

卤虫生物质

卤虫生物质富含蛋白质、脂肪、引诱剂、色素以及其它活性物质,因此是一种诱人的宠物鱼饲料,也是一种优质的水产饲料原料,例如,可以作为亲虾以及海生鱼、虾、蟹以及新型水产品种的催熟饲料。新鲜卤虫生物质含有大量水分(90%),并且富含蛋白水解酶;因此它很容易迅速降解,很难储存运输,品质会很快变差。在湄公河三角洲,大量卤虫生物质被作为卤虫卵囊生产过程的副产品生产出来,养殖季节结束时平均产量可达0.2-0.3吨/公顷。预计市场对这种产品的兴趣将会增加(例如,利用卤虫生物质生产来降低污水中的养分水平),并且已经开发出重点放在生物质产量最大化方面的卤虫生产规程,作为卵囊生产的替代方案。

卤虫卵囊

卤虫卵通常以真空包装脱水至5-10%的形式销售;这种保存条件可以最大限度保存活力。市场上的卤虫卵有很多品牌,对应不同的品质标准,其中最重要的品质指标包括孵化质量、卵囊大小(从而影响无节幼虫的生物质),以及营养组成(高度不饱和脂肪酸、维生素)。每种品牌的售价都和这些标准,以及与孵化场日常实践操作(脱壳行为、无节幼虫收获的难易、无节幼虫颜色、丰容动力学,等等)和微生物学方面的特性有关。大部分国家都要求进口卵囊要有兽医证书,证明无沙门氏菌和肠杆菌之类的病原。

最近几十年当中,尽管供应方面存在很大波动,但因为水产养殖活动的增加,需求方面一直呈现稳步增长。过去几十年中由于大盐湖收获量以及其它地理位置的卵囊产量的波动,卵囊价格也呈现显著波动。需求方面,未来卤虫卵囊需求前景不好说,因为这取决于多种因素,例如:

  • 当前水产养殖品种的集约化扩张。
  • 新的水产养殖品种的出现。
  • 日粮与动物学技术方面的改进造成卤虫利用效率提高。
  • 转向混合饲喂、早期断虫日粮以及卤虫替代品的趋势。

1990年以来,随着虾和海鱼养殖业的发展,卵囊消费呈指数形式增长。1997年,大约6 000家孵化场对卵囊的年度需求超过了1 500吨。大约80至85%的卤虫总销售量流向了虾孵化场,主要是中国和东南亚,也包括厄瓜多尔和少数拉美国家。其余部分流向欧洲、中国、日本的海鱼育苗培养以及观赏鱼生产者。

另一方面,孵化场对卤虫利用方式的合理化又降低了生产单位鱼、虾所需的卵囊量,而当前卤虫成本占孵化场成本大约15%的比例;而相比之下,合理化之前这个比例是25-50%(取决于饲喂的品种)。例如,1990年典型的地中海鲈鱼和鲷鱼的孵化场需要大约600-700kg卵囊才能生产100万尾鱼苗,而2011年,生产等量鱼苗所需的卵囊量不到100kg。虾孵化场的情况也类似,但幅度不那么大;生产100万仔虾所需的卵囊量从10kg降低到不到5kg。一般认为,这种趋势将持续一段时间,直到达到一定临界点(因品种而异),乃至于减少卤虫卵囊用量节省的成本无法弥补幼鱼性能(存活率、生长速度、抗应激能力、畸形比例,等等)降低造成的损失。

将来供应量仍将难以估算,因为缺乏新产区的生态情况、地方卤虫种群的生产能力等方面的相关信息。因此,卵囊供应无法保证稳定;资源的多样性仍然是最重要的问题,此外还有卤虫利用进一步合理化的问题。综合考虑水产养殖市场的所有因素,估计当前每年2 500-3 000吨的卵囊需求量将会进一步增长。中国是(并且将继续是)主要消费国,每年消费1 500吨,其中一半从俄联邦和哈萨克斯坦进口,一半国内生产(例如渤海湾地区,每年产出400吨新鲜产品,产量相对稳定)。只有少量(每年<50吨)从美国进口;从2006年起,也有少量产品从内陆和渤海湾出口。

现状与趋势

由于大盐湖的收获受天然生产力波动影响很大,并且受定额限制,因此人们将进一步探索替代资源,并进一步在替代生境、地方卤虫群体生产力以及如何高效地(例如优化休眠打破策略、丰容动力学、脱壳行为等等)将这些虫株应用到水产养殖业等方面进行研究。同时,尽管大盐湖的收获过程已经实现高技术化,但预计收获与加工技术还将进一步发展。伴随这种资源多样化的趋势,预计市场上卵囊产品的多样化趋势将会持续,各自针对不同的应用领域(不同的幼虫特征,例如尺寸和营养特征、微生物学特征、孵化行为、幼虫与空卵壳的分离、脱壳行为,等等)。与投资有关的一般性组织问题,例如减少人工、空间等等,也是卵囊生产者始终关注的方面。

越南受益于技术改进,以及生产知识在盐农当中的传播,最初在1990年代实现扩张,然而转入21世纪之后不久就遇到了阻力;单产、总产和养殖面积下降。这是多重因素影响的结果,例如:

  • 生产面积无计划大幅扩张。
  • 新入行的农民知识肤浅。
  • 农民的社会经济背景差异巨大,因此在该地区的经济影响也千差万别。
  • 产出市场不稳定。
  • 偶有异常天气造成影响。

该地区卤虫生产要想实现可持续的发展,那么就必需改进池塘生产技术,以坚实的科学理论为基础,- 这方面目前还主要是经验性的知识,- 并在盐农当中推广技术。除卵囊生产之外,应更多地重视卤虫生物质的生产(作为传统水产饲料原料的替代品),为综合系统注入更多的灵活性,并设计出可以将两种生产兼容并蓄的系统。这方面的进展应符合当地水产养殖业的发展情况,- 高经济价值水产品种的多样性要求高品质的食物。同时,预计卤虫生产将作为清污水产养殖(通过卤虫养殖来清除,- 但不仅限于,- 水产养殖活动排出的废水当中的浮游植物、残渣和细菌)带来附加的效益。

卤虫生产技术的发展也需要越南政府的政策支持;目前这方面还存在欠缺,这可能是因为该行业的总产值与全国或地区GNP相比所占比重较小的缘故。因此,该行业还无法达到经济分析和建模的规模;关于湄公河三角洲集约化卤虫生产的经济分析最近才进行。这项分析促成了一些建议的出台,如何从经济方面以及改善生计的角度提高生产效率。

全球范围内,越南的经验以及开发的模型经过修改之后将可以应用到其它地区的类似生产当中,即可用来开展新的活动(例如撒哈拉以南地区),也可改进已有的卤虫生产(例如中国的渤海湾地区)。

主要问题

卤虫作为活食在孵化领域的普遍应用也带来了未来的一些相关问题:

  • 用人工日粮替代卤虫。几乎从卤虫成为孵化场的主要活食来源起,人们就预测将来它将完全被人工日粮取代。然而,截至目前为止这还仅仅是一个乐观的想法。卤虫利用的合理化在持续不断地进行,例如,通过早期断虫以及混合饲喂等技术,有时可以实现大幅的替换。然而,总体估计,卤虫将继续作为一种必需的经济日用品而存在下去,因为水产养殖趋于多样化(‘新品种’的育苗培养一般都需要饲喂活食),而且海鱼和虾的幼苗在降解活食方面存在固有的生物局限性。
  • 商业性卤虫卵的用户友好性。由于卤虫卵囊在孵化场的使用过程非常耗费人工,因此从卵囊到活食所需要的操作过程是卵囊生产企业的研发重点。能够优化操作过程,例如孵化、幼虫收获和幼虫储存的过程,往往是某个产品的重要卖点。
  • 孵化场卤虫活食应用的微生物学方面: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育苗培养过程中的微生物因素,因此对藻类、轮虫和卤虫等活食相关的微生物群落所扮演的角色也越来越警惕。这方面的工作包括通过强化有益群落来提高水产养殖性能,以及抑制或消除有害菌落。1980年代已经开发出脱壳卵囊技术,旨在降低孵化媒介中的细菌载荷,从那以后这项技术获得了广泛的应用。这些号称的对活食微生物学环境有益的卵囊产品技术研发方面都有高度专利保护。卤虫作为内在或外在载体将病原引入育苗池的角色(以及降低或消除这项风险的过程)目前是一个焦点问题,这方面的研究非常密集。

负责任的水产养殖实践

目前关于卤虫生产问题的公共环境辩论仅限于大盐湖地区,在那里人们寻求在卤虫卵囊生产行业和卤虫作为鸟类食物资源的重要性之间实现平衡。大盐湖是迁徙鸟类区系的重要采食场所,而A. franciscana是大盐湖生态系统的关键物种,生态系统的其它部分都要依赖这个物种。犹他州野生生物资源厅对种群进行连续监控,保障对卤虫资源进行恰当的管理和维护,并且当局按照FAO负责任的渔业行为准则第7条“渔业管理”制定了定额系统,确保该资源的可持续性。

除了已知伊朗伊斯兰共和国Urmia湖已知过去几年中由于盐度过高而造成卤虫种群减少(从而卵囊收获已经停止)之外,关于其它湖泊(俄联邦、哈萨克斯坦、中国)商业性卤虫收获的生态重要性的信息几乎没有。由于这些场所的政府监管可能不足或缺失,因此这些地方的野生生物保护问题不大可能引起重视。

另一个环境方面的担忧是,海岸盐场引进外来虫株可能会造成卤虫生物多样性降低。卤虫池塘生产通常都是在已有的人工运营的高盐系统(海岸盐场)中进行,因此无需额外的空间,这种地区常常已经处在多种利用的压力下了(参见FAO负责任的渔业行为准则第10条‘将渔业结合到海岸地区管理当中’)。集约化卤虫池塘养殖当中,肥料塘的设计应考虑到,培养出来的浮游植物应该能够被卤虫种群吃掉,从而减少富营养化加剧的风险,符合FAO负责任的渔业行为准则第9条‘水产养殖开发’的要求。然而,卤虫池塘养殖常常意味着需要把高产的外来虫株(一般是A. franciscana)引入到有一种或多种本地虫株存在的地区。如果A. franciscana种群能够自动定殖下来(具体取决于气候条件),它倾向于会在竞争中击败本地种群,这种现象已经出现了,例如在地中海和中国的渤海湾。高度建议建立卵囊银行来保存当地种群的基因库。

2012年9月

文中有些情况下提到了抗生素以及其它药物的使用,但这并不表示FAO推荐这些药物。

分享
养禽企业展台

我们的首要赞助商

合作伙伴